推荐课程 九型人格
与团队管理
九型人格
与企业管理
九型人格
与团队建设
九型人格
与两性关系
九型人格
与亲子教育
添加老师微信

了解更多九型人格资讯

成长交流 提升自己 共同学习 一起进步
健康层级
六号疑惑型第八健康层级:妄想的歇斯底里2014-12-22 01:31:36



第八层级:妄想性的歇斯底里
        此时,第六型人对那种摇摆不定再度出现: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由自我贬抑转向反应过激以及歇斯底里式的焦虑。在前一个阶段,他们的焦虑是因为自我贬抑,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而现在,除此之外,神经质的第六型人,还被焦虑所驾驭,因为他们失去了控制焦虑的能力。当他们想到自己的时候,会变得失去理性和和疯狂;想到他人的时候,则充满歇斯底里与妄想。
        不安全感已经升级发展一种漂浮不定的强烈焦虑,以致神经质的第六型人会非理性地对现实产生错误知觉,把每件事都视为危机。神经质的第六型潜意识地把自己的攻击性投射到他人身上,因此开始形成被迫妄想症,这标志着他们退化方向又一次"转向",因为神经质的第六型人不再认为自己的卑微感是最严重的问题,而是怀疑别人对自己有明显的敌意。换句话说,他们由害怕白己转向害怕别人。
        从一定意义上说,随着第六型人一般状态变为神经质状态,前一种状态下的恐惧开始以更强烈的形式上演,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只是想要考验一下他人,以发现他人对自己的态度,而现在,神经质的第六型人肯定地得出了负面判断,确信他人对自己有恶意,如果老板态度稍微严厉些,他们就会非理性地反应过激,认为自己就要被炒鱿鱼了。如果和房东稍有冲突,他们就以为对方要把自己扫地出门,甚至会拉一个打手对自己实施打击报复。他们觉得周围到处是针对自己的密谋者,觉得每个人都在迫害自己,尤其是那些权威人物,第六型人确信这些人会来惩罚自己的失败。事实上,神经质的第六型人对权威者的矛盾情结尤其严重:由于高度焦虑,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权威者重新给自己以信心;但是由于被迫害妄想,他们又觉得权威者一定想要毁掉自己。
        处在第八层级的第六型人对他们认为会打击自己、背叛自己或伤害自己的人怒不可揭。他们会勃然大怒,咬牙切齿,但因为焦虑感太过强烈,他们意识不到自己正是现在这种可怕情感的源头,而是反过来把这种情感源头投射到他人身上,因为他们过度警党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外部世界,每时每刻都在提防着危险的到来。他们认为自己仇恨的、破坏性的想法与情感实际都是他人对自己的态度,于是他们决心把自己从危机四伏的"敌意"中解救出来。他们的心灵变得像一个哨兵,必须24小时全天候戒备,防止入侵者进入,破坏自己仅存的一点安全感。
        由于把自己的恐惧和攻击性投射到他人身上,结果,神经质的第六型人因为自己的发现而更加恐惧,似乎一切人、一切事都是危险的。有时纯粹的巧合也被视做是确凿的事实,甚至一些最无深意的评论也会成为其被迫害妄想的证词。他们认为街上一个朝自己走过来的陌生人可能是要来逮捕自己的警察,或者是监视自己的间谍,要不然就是一个要对自己施以攻击的疯子。不幸的是,他们的妄想除了会加深自己的恐惧以外,别无它用。曾经的单纯猜疑现在已退化成为真正的疯狂一一-妄想性精神错乱。
        妄想性的被迫害妄想可能与补偿性的自大妄想交替出现,即觉得自己是被某个重要人物,如上帝,或童年时期幻想的英雄的幽灵所监视,这样,神经质的第六型人就可以觉得自己不是一般的人。这些被迫害妄想还可以跟自夸的妄想混合在一起:FBI(美国联邦调查局)一定会来绑架他们,因为只有他们了解核反应堆的装置。这些被迫害妄想也可能独自支配着他们的妄想性思维:确信电话被窃听,邮件被CIA(美国中央情报局)拆读,食物被下毒,朋友正在密谋叛变。然而,更为严重的是,妄想性的第六型人认为自己比所有人都更务实,只有自己能看到事情的真相。
        他们对敌人大加斥责,常常把自己其实从未见过的一些人或某一个群体视做假想敌,把他们描述成必须加以剿灭的怪物。第六型人总是有一种政治嗅觉,但此时,这种嗅觉变得很丑恶。他们已变成了一群很可怕的人:因为觉得自己被拒绝,因为害怕敌对集团会破坏自己仅存的一点安全感,所以他们团结起来进行密谋,唯一的目的就是攻击或削弱他人。如果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没有加入这个群体,或没有朋友支持他们这些极端的想法,他们常常就会觉得更加孤独,就会独自默默地去发展那些妄想的理念,等待机会回击想象中的那些压迫者。
        重要的是要了解,神经质的第六型人的非理性恐惧是没有界限的,他们总在寻找害怕的理由。他们生活在恐惧的乌云下,绝对相信可怕的事将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偶然事件也会被他们无限夸大。当然,想要说服他们是不可能的。在他们眼里,一切都像是世界末日,并且由于他们的的确确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所以他们对一切都有一种恐慌。如果问题和失败同时交织出现,他们一定无法应付。
        此时的危险在于,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再也不能遏制自己的焦虑,他们会突然对同盟者或陌生人——他们把这些人看做是自己最恐惧的人的替代者一一发起攻击,甚至会对他们认为要毁掉自己的某个英雄人物发起攻击。对自己伤害最小的一种形式大约就是歇斯底里的爆发或对配偶与同事的攻击,结果或者是关系疏远,或者是被开除。他们还会摔东西、喊叫,或对朋友、同事、亲友实施身体暴力,这些人也许曾让他们有过挫折感,但也许只是其恐惧的一个象征。然而,在最恶劣的情况下,第六型人的恐惧会表现为对他们所痴迷的政治人物或公众人物的袭击,或持枪在公共场所肆意攻击,再不就是结成暴力团伙、仇恨组织或犯罪团伙,集体精神错乱。#p#分页标题#e#

        幸运的是,大多数第六型人的神经质不会发展到这种程度、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得到足够的支持与帮助,使他们免于因恐惧的纠缠而做出不可挽回的破坏行为。但是,即使神经质的第六型人没有卷入暴力行为,其恐惧和妄想也还是会持续下去,如果这种状况变得不可忍受,他们就会为了逃避焦虑再进步。

摘自唐.理查德.里索和拉斯.赫德森合著的《九型人格-了解自我洞察他人的秘诀》一书。


(华文九型人格  点击:5883)

上一篇:六号疑惑型第九健康层级:自残的受虐狂

下一篇:六号疑惑型第七健康层级:过度反应的依赖者



免责声明:

1.本网出于传播九型人格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部分转载文章和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关于九型人格相关分析为原作者个人观点.
2.若转载文章有侵权或无意中对您的权益构成了侵犯,我们深表歉意,请立即联系我们(400-096-3166),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益.
3.转载本站文章,请标明出处(www.cnenn.cn),未标明出处者,一经发现追究其法律责任
关注最新动态 139491443148:30AM - 18:00PM